輸液三車間□趙建軍

2014年7月28日,輸液三車間S6線改造輕瓶坯20瓶口的戰役打響了。S6線的維修機手在劉建營主任的帶領下沖在改造的最前沿。

任何事在沒做之前都覺得簡單,但是要做起來就沒有想象的那么容易。理論和實踐往往是有出入的,改造計劃七天完成,這七天任何事情都會發生。例如:夾瓶口夾子不合適,隨行夾具口不合適,吹瓶模具不合適等,這些情況都有可能出現。S6線是二分廠第一條改造的生產線,正因為這一點,公司領導相當重視。

頭兩天的工作比較順利,第三天在調試過程中發現吹瓶機和洗灌封機的夾子不合適,對瓶子的夾緊度不夠,這樣就會造成掉瓶濺藥液、焊蓋焊歪等狀況。劉主任及時向公司領導匯報,很快孫總、李工和劉工及時到現場查看情況并制定維修方案,最后決定把每套夾子的兩個點去掉兩個毫米,這樣夾子的張度減少,瓶子就自然夾緊。因為要求的精度要高,所以要外加工。

方案定好后,下一項工作就是卸下前兩天上好的夾子。所有維修及洗灌封機手全部上手,爭取在一下午的時間全部卸掉。卸掉全部夾子后交與外加工,第二天中午所有夾子外加工完畢返回車間,從下午開始把所有夾子安裝到機器上。所有維修機手全部“加入戰斗”,大家不以時間下班,以安裝完夾子為止。參加維修的機手兄弟們個個汗流浹背,當上完最后一對夾子時已經晚上八點多了。洗灌封夾子安裝完畢后,因吹瓶機沒吹出瓶子,暫不能調試,當日工作告一段落。

接下來就是安裝吹瓶模具。提到吹瓶模具懂行的人都知道,差零點幾毫米都不行。調試模具需要一個極為細致的人,這個人就是高峰。高峰在調試模具方面有自己的獨到之處,把貼好密封圈的吹瓶模具調好上好后,然后就是聯動機器。隨著速度變快,調試的結果沒發生特殊情況,孫總帶領李工劉工親自到場,隨著劉主任將升溫參數的不斷調整后,吹瓶機終于吹出符合要求的20瓶口輕量瓶子。一天的忙碌終于換來成果。

下面的任務就是調試好洗灌封機,因為洗灌封機的夾子加工過,所以在交接時會有所差別,對灌裝及焊蓋夾的要求就更為嚴格,不合適就會濺出藥業或者焊蓋時出現歪蓋斜蓋現象。聯動機器時,果然出現歪蓋現象。經過仔細觀察,發現由于夾子加工過,每套夾子口都出現橢圓形,夾住瓶子后是傾斜的,焊蓋自然就歪。如果這個問題不能解決,整個改造就會前功盡棄。當天的時間已是晚上八點多了。劉主任同孫總拿出大口夾子和改完夾子反復對比,又到一四線沒改造的生產線對夾子近距離的觀察,發現加工完的夾子是橢圓回點有不平處,問題找到了,如何解決就是關鍵了。

這時候張志師傅提出了一個建議,就是用一根圓形管,管直徑與夾子內孔相等,按夾子的厚度切斷,把整套夾子夾住切斷圓管,再放到臺鉗里夾緊,讓它貼住兩片夾子內壁焊住,這樣原先的橢圓變成正圓,內徑變小又能把瓶子夾緊。這個建議得到廠領導及車間領導的認可,理論是成立的,但必須經過實踐。“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”,必須做兩套試試,說干就干。大家分頭行動,有找合適圓管的,有推氬弧焊的。一會兩套夾子改好,安裝到機器上反復焊蓋、試驗,得到的結果是令人欣慰的,成功了!解決方案出來了,按計劃還有明天一天時間,必須完成。這時候大家才想起肚子有點餓,看一下時間已經是凌晨十二點多了。

第二天早上,劉主任帶領維修機手來到現場,李工早已把改夾子用的圓管、拋光輪和所需要的物品準備齊了。兄弟們干起來!車工黃星首先把圓管夾在夾子中間用臺鉗夾緊焊好,然后是張師傅把夾子兩片分開磨掉上面的毛刺,接下來高峰用電磨頭磨出夾子的上下弧度,最后是拋光。拋光完后的夾子給馬陽陽和朱永健兩個機手安裝到機器上。一上午只聽到角磨機和電磨機發出的聲響,沒有人說話,但心里想的都一樣——時間不多了,最后一天了,成功與否就在今天。當完成最后一套夾子已是中午十二點多,安裝完畢后整機聯動結果是成功的,此時每個人的內心都充滿喜悅。

整機聯動下來后就是車間小試生產,滅菌瓶型、高壓參數。下午三點,車間衛生在兩個代班長和總工藝的帶領下,已經把車間清理的干干凈凈。工人們換上整齊干凈的潔凈服,迎接著車間第一次試產,車間也準備了六個不同的方案和參數,確保滅菌的一次性成功,而每一個方案也要求人們絲毫不差。因為我們心里知道,剩下的時間不多,明天車間就要正式生產,工人們也勞累了一天。隨著機器的開動,人們臉上也放松了下來,因為我們每個人心里已經有了底。一個個的方案進行著,等待滅菌產品出柜后,我們的心放下了。第一時間給孫總打了電話,明天可以正式生產了。就是為等這句話,一幫兄弟,一車間員工,七天,我們只能說,做到了。

通過這次改造,使我認識到理論結合實踐的重要性;通過這次改造,使我明白團隊的力量,當你遇到問題和困難,要相信你身邊的每個兄弟;通過這次改造,也為以后其他生產線改造積累下細節方面的經驗;通過這次改造,使維修和機手在歷練中成長起來。

学生无套啪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