編者按:新醫改方案終于出臺,力度之大出人預料。醫藥行業也由此面臨新的挑戰與機遇:“一方面,低水平、規模小、重復生產的小企業必將被淘汰出局;另一方面,有一定規模的企業只有努力躋身招標行列,才不至于在行業洗牌中陷入被動,從而謀求更大的發展。”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新醫改政策出臺的背景是全球性金融危機,這對醫療企業來說,無疑是雙重壓力。值此時我市推出了打造年營業收入①“三五八十”億元“小巨人”企業的扶植政策,滄州日報為此開設欄目,搜尋這樣一批有能力躋身“三五八十”的“潛力股”,關注其發展現狀,探尋其發展瓶頸。4月14日,河北天成藥業作為第一個被關注的“潛力股”登上了經濟特刊的頭版,文章題目為《摘取跳跳腳就夠得著的果實》文章生動形象地剖析了新醫改下的嚴峻形勢和天成的發展實力,并給予希望:“力爭抓住眼下這個十幾年來生產成本最低的時期乘勢而上,OTC藥品(非處方藥)和大容量注射劑有望成為“天成”發展最重要的增長點,天成未來的發展路徑愈發清晰……躋身全國400家大輸液企業前十名,成為滄州“小巨人”企業的夢想將不再遙遠。”

天成 摘取“蹦蹦高”就能夠著的果實

滄州日報記者 何榮芝 呂坤  實習生 盧楊

 

三年磨一劍的新醫改方案終于浮出水面,力度之大出乎所有人的預料。近年來發展勢頭迅猛的醫藥行業也由此面臨了新的挑戰與機遇:一方面,低水平、規模小、重復生產的小企業必將被淘汰出局;另一方面,有一定規模的企業只有努力躋身招標行列,才不至于在行業洗牌中陷入被動,從而謀求更大的發展。

數據顯示,滄州醫藥行業歷年的增長速度都保持在20%以上,而坐落于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河北天成藥業有限公司更是達到了年50%的增長,從1998年國有企業改制成功的惟一一家危困企業,到全市6家高新技術企業之一,“天成”去年實現產值1.6億元,今年計劃產值2億元,離“小巨人”只有一步之遙的“天成”,面臨新醫改帶來的市場蛋糕的重新分配熏在“與大企業相比沒有品牌優勢,與小企業相比沒有價格優勢”的夾縫中,渴盼著更大的市場生存空間。

市場 挑戰送來新機遇在河北天成藥業有限公司整潔的車間里,開足馬力的4條大容量注射劑生產線,每年為“天成”帶來2億瓶的產量。

公司董事長王振剛指著偌大的廠區告訴記者,“天成”現在的占地規模,最多可以上8條生產線,開足馬力后年產量可達6億瓶。依照這樣的發展速度,保守估計產值在五年內即可突破6億元。

然而,面臨新醫改出臺后的新形勢,王振剛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,“如新醫改中‘制定基本藥物目錄,以省為單位統一采購基本藥物’就意味著,企業必須要在招投標企業的行列中站穩腳跟。新醫改對企業來講既是挑戰更是機遇。”從十幾年前的那個處于半停產狀態、連年虧損、資不抵債的企業,到如今滄州醫藥生產企業的“排頭兵”,經歷了國有危困企業改制的艱辛,成功通過一次次認證,“天成”的來路用“摸爬滾打”來形容毫不夸張。但就是這樣一個歷經磨難并曾創造“五年再造一個新天成”輝煌的企業,憂患意識卻從未像今天這般強烈。

對此,熟稔醫藥行業的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朱勝利表示:“這其實是眾中像‘天成’一樣的企業遇到的一個共性問題。改革后,小規模企業要想躋身外地招標行業可謂困難重重,而如果本地區不對本地企業給予優惠、扶植的話,企業市場份額的極大壓縮在所難免,對企業的發展空間無疑是空前的擠壓。市場是企業生存的空間,企業應立足于本地市場,著眼于區外市場的開拓。此時的企業,更需要政府的積極推動,為其利用區內市場發展搭建平臺。”記者手中的一份數據清楚顯示:滄州藥品生產企業2008年的銷售額近3.4億元,但區內銷售僅2700萬元。換句話說,90%以上的藥品均銷往區外。

而據業內權威 人士保守估計,滄 州僅市區 醫療機構 用藥每年 就在5億元左右,而其中一半以上為外地采購。 服務一小步 提高一大步采訪中記者了解到,市發改委主動幫扶“天成”申請的70萬元高新技術產業發展項目的扶植資金即將到位。

王振剛的感激溢于言表:在市科技局的鼎力支持下,“天成”拿下了“河北省高新技術企業”的榮譽稱號,這在整個滄州也為數不多,醫藥行業更是僅此一家。

這也讓企業享受到了切實的實惠—— —繳納的企業所得稅下降了十個百分點,為企業的發展謀得了更大的空間。

王振剛透露:“這些年每到企業發展的關鍵時刻,就會有相關部門為企業‘搭把手’。作為監管部門的藥監局,更是處處對企業積極主動幫扶。”一位相關主管部門的負責人一語中的:對于本地跳跳腳就能躋身行業前排的企業,政府的幫扶將會成為其前進一大步的重要推手。

但“等、靠、要”決不會是一個真正要發展的企業的姿態。

“天成”憋足了勁兒跟自己“叫板”:公司內部節能降耗開展得轟轟烈烈,僅一分廠輸液車間,就從原來每月超耗指標七八萬元到如今的每月節約兩三萬元,里外里每月就“賺”了十萬元;突如其來的金融危機卻為“天成”帶來了十幾年不遇的技改機遇,公司所需的各種材料價格的大幅下降,一期計劃投資1100萬元的12000平方米的現代化倉庫,就因此省下300萬元;公司新上馬的塑料生產線和非PVC多層共擠膜輸液生產線,跟上了市場需求的調整,一條生產線就滿足了塑料包裝和成品一次成型的要求,產品升級換代,更具競爭力。

憑著這股干勁兒,2009年“天成”的銷售目標已鎖定2億元。

一個企業后面是一條產業鏈在“天成”繁忙的生產線上,王振剛說,紙箱包裝、標簽、鋁蓋以及各種原輔料都是他們需要的生產材料。

僅以紙箱包裝為例,“天成”每天消耗包裝用大紙箱就在2萬個,而對小包裝的需求更直逼5萬個,這個數字較去年同期增長了一倍。他們將這一數字進行量化,“這就相當于一個紙箱加工廠的兩條大生產線每天都在為‘天成’的訂單而開足馬力。”粗略一算,常年和“天成”打交道的本地企業就超過20家,而“天成”從成本和拉動經濟的角度考慮,能采購本地相關產品就不優先考慮其他地區的產品。

今年以來,“天成”的規模壯大更是已經吸納了100多人就業。

王振剛認為,企業有憂患意識,更要有戰略眼光。發展不是為了掙小錢,而要咬緊牙關看長遠。

眾所周知,8500億元的醫改投資,具體投入比例是中央和地方4:6,而在分配方面,2/3用于需方,1/3用于供方。而滄州醫藥行業每年20%的增長速度,足以證明這會是只推動經濟發展的潛力股。

 “天成”的發展規劃裝在王振剛心里:發展勢頭一直良好的“天成”受銀行青睞,資金不會是企業發展的瓶頸,力爭抓住眼下這個十幾年來生產成本最低的時期乘勢而上,新醫改讓OTC(非處方藥)和大容量注射劑有望成為“天成”發展最重要的增長點,天成未來的發展路徑愈發清晰……產品已遠銷越南、俄羅斯等國家的“天成”,近來又在東南亞、非洲地區以較好的品牌、質量拓展了市場,躋身全國400家大輸液企業前十名,成為滄州“小巨人”企業的夢想將不再遙遠。

学生无套啪啪